吉尔吉斯斯坦政坛常态化的“变局”

发布时间:  2016-12-09  作者:  李立凡  

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领导的社会民主党团退出议会联盟,意味着议会多数联盟解体,内阁解散。从现象上看,社民党退出联盟的主要原因是执政联盟各党派之间就修改宪法问题存在原则性分歧,这主要是部分原联盟成员仍受到前两位国家领导人阿卡耶夫和巴基耶夫的影响,在联盟内部形成反对派。缺乏凝聚力、政权脆弱和议会制不稳定是原执政联盟解散的最大原因。只有600万人口的吉尔吉斯斯坦却有200多个政党。在经历了2005年和2010年两次“颜色革命”后,吉计划进行公投修改宪法,使吉尔吉斯斯坦从“总统—议会制”国家转变为议会制国家。总统阿坦巴耶夫认为公投修宪有助于更好地保证国家的政治稳定。但反对声音却认为,现行宪法是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发生骚乱后制定并实施的,根据当时协议,不得在2020年前修改当前宪法,因此公投修宪违背了当初各方约定。吉尔吉斯斯坦发展议会制、保持多党制,可以延展其小国外交的灵活性,向西方和邻国宣示其民主制发展成就,以便获得西方重新给予“中亚民主之岛”的认可,并期待获得西方的投资来改善经济。至今吉分别加入了俄罗斯领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参与了美国的“C5+1”,并积极相应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但其国内也存在着不少问题。第一、其议会制尚未成熟、其政治文化尚待形成,无法在议会框架内化解所有政治矛盾;第二、吉国面临着经济严重下滑的问题,对外贸易开展不顺。吉国加入欧亚经济联盟后,国内消费品和服务的价格已大幅上涨,且受对俄罗斯制裁影响,吉外汇收入减少,经济上涨动能减缓;第三、吉国法律机制不全、国内腐败严重,至今仍缺乏吸引外资的手段,随着青年人口的急剧膨胀,如无法增加就业岗位,伊斯兰极端思潮将在该国迅速扩展。
由此看来,吉可能将面临一场经济和社会的双重危机。从以往经验出发,吉国社会通常对颜色革命的到来很担忧,未来的政治发展变数犹存。可能有三个发展趋势:首先、新组建的政府仍保持对修宪的认可,并排除少量原执政联盟的“异己”,而进入一个漫长的后修宪时期;其次、反对派仍会利用包括西方非政府组织、民族主义者、宗教极端主义者支持其新的抗议活动,但反对派对局势的把控能力有限,反对派不代表任何重大利益集团,也不能对现有权力分配造成分裂,很难导致政权更迭;最后、维稳是吉政局发展的首要目标,现总统阿坦巴耶夫已经执政6年,有着丰富的执政经验,而且和俄罗斯关系紧密。俄罗斯也不会对吉暗存的“变天”坐视不管,再次爆发“颜色革命”的可能性不大。近期内对周边地区和中吉关系的影响也不大。   

版权所有 任何引用与转载须标明出处 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

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邮编:200020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