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陆上丝绸之路沿线文明断裂/融合带之三:巴尔干

发布时间:  2016-04-10  作者:  admin  

巴尔干半岛处于欧洲文化断层上。这一断层的界线由北向南纵贯欧洲大陆,标志着不同宗教或民族的分野。它北端起于芬兰和俄罗斯的边界线,左边一侧依次是芬兰、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西乌克兰一小片领土、匈牙利,以及更往西的捷克和斯洛伐克;右边一侧顺次为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绝大部分、罗马尼亚,以及更东面的摩尔多瓦。简而言之,断层西边的国家居民绝大部分信仰罗马天主教或基督教新教,东边的国家居民绝大多数信奉东正教,分别属于两种不同的宗教文化层面。
除了宗教因素之外,斯拉夫、日耳曼、拉丁三大民族文化也在这条断层两侧互相碰撞和交融。 这条断层的南段进入前南斯拉夫境内,沿着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与塞尔维亚的边界,以克塞边界中分逶迤向前,把信奉罗马天主教的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留在一侧,笃信东正教的塞尔维亚留在另一侧。接着向南深人波斯尼亚一黑塞哥维那。进入波黑后,这条线的走向变得不那么明确,呈犬牙交错状,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信奉东正教的塞尔维亚族以及信奉罗马天主教的克罗地亚族混处杂居,情况错综复杂。稍南,这条断层又以黑山共和国同阿尔巴尼亚边境为界,再折人塞尔维亚,顺着塞境西南部大部分为阿尔巴尼亚人居住的科索沃的界线向南,经过阿尔巴尼亚与马其顿共和国的边界。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地区的阿尔巴尼亚人绝大多数是穆斯林,另一半是文化背景迥异的斯拉夫人,主要是塞尔维亚人,都信奉东正教。在这之后,断裂层分成东、西两线前进。西线沿阿尔巴尼亚与希腊边界向前,直至地中海为止。两侧分别为穆斯林占大多数的阿尔巴尼亚和信奉东正教的希腊。东线循希腊与马其顿,以及保加利亚这几国的边界推进,再折向南穿过希腊与土耳其边界直至爱琴海为止。在这断层的两侧,一边是单一种族的希腊人,另一边是马其顿和保加利亚的斯拉夫人。两边虽然都信奉东正教,民族的差异却起着作用,文化渊源并不相同。接着,一边是东正教的希腊,另一边是穆斯林国家土耳其,双方冲突已历时几个世纪。
自中世纪以来,巴尔干地区一直是基督教文化与伊斯兰文化互相碰撞、融合的地区。奥斯曼帝国曾一度控制了整个巴尔干半岛,并向中欧腹地推进,但最终为欧洲各基督教强国的合力所挫败。在长达四、五百年的时期里,巴尔干半岛上的阿尔巴尼亚、波什尼亚克等民族逐渐皈依了伊斯兰教,而信奉伊斯兰教的土耳其人也受到欧洲基督教文化的影响,自认为已成为欧洲的一部分。到19世纪奥斯曼帝国由盛转衰之时,欧洲列强又展开了瓜分奥斯曼帝国的角逐,导致马克思所称的“东方问题”的形成,使巴尔干成为民族宗教冲突集中的欧洲“火药桶”。正是这个“火药桶”的爆炸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使奥匈帝国、德意志帝国、俄罗斯帝国、奥斯曼帝国一个接一个崩溃。
一战后巴尔干地图重新划分,出现了南斯拉夫等一系列新国家。新生的土耳其共和国在奥斯曼帝国的废墟上成长,实施了一系列现代化改革,成为最为西化的穆斯林国家。二战爆发后,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占领巴尔干地区,残酷镇压各国的抵抗运动,极力挑动各民族、教派之间的仇杀。在这危难时刻,巴尔干各族人民联合起来,与德、意侵略者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在西方盟国和苏联红军的援助下,终于取得了反法西斯斗争的胜利。 二战后欧洲陷入东西方两大阵营的对抗之中,巴尔干地区也难以幸免。在两极格局下意识形态冲突空前激烈的形势下,民族宗教矛盾相对弱化或被掩盖。在南斯拉夫等多民族国家内部,各民族、宗教民众之间能够和谐相处、包容互鉴。
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两极格局终结。随着苏联解体和东欧国家变天,在外部势力的挑动下,巴尔干地区的民族宗教矛盾再次爆发,导致多民族国家南斯拉夫解体。此后,波黑内战、科索沃战争、马其顿动乱等接连爆发,酿成一系列悲剧。然而,数百年和谐相处的亲情纽带、在反法西斯斗争中并肩战斗结下的鲜血友谊、数十年建设各民族共同家园的难忘历程,都不是一朝一夕就可切断或忘却的。近年来, 在联合国、欧盟等国际组织的帮助下、通过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巴尔干地区逐步实现了和平与发展,不同民族和宗教信仰的人们再次走到一起,携手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巴尔干各国都积极参加了中国-中东欧国家“16+1”合作机制,并支持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构想。(上合组织研究中心课题组)

版权所有 任何引用与转载须标明出处 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

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邮编:200020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