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陆上丝绸之路沿线的文明断裂/融合带之一:中亚

发布时间:  2015-11-13  作者:  admin  

自古至今,欧亚陆上丝绸之路沿线就存在着各种文明之间的断裂带,一些冲突和纷争由此而起。 然而,文明断裂带往往也是文明融合带,居住在丝绸之路沿线的不同文明、宗教、民族之间既有碰撞,又有着对话、交流和友好交往。经过千百年的漫长岁月,它们在丝绸之路沿线和谐相处而逐渐融合,形成了多民族国家和利益共同体。习近平主席指出:“千百年来,在这条古老的丝绸之路上,各国人民共同谱写出千古传诵的友好篇章。两千多年的交往历史证明,只要坚持团结互信、平等互利、包容互鉴、合作共赢,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完全可以共享和平,共同发展。这是古丝绸之路留给我们的宝贵启示。”
我们简报将陆续介绍这些文明断裂/融合带的形成和演进,本期先介绍中亚地区的文明断裂/融合带。
欧亚陆上丝绸之路沿线文明断裂/融合带之一:中亚
中亚地区包括今日的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国,有的学者也将中国的一部分、俄罗斯的一部分、阿富汗、克什米尔的北部包括在内,统称为“欧亚大陆腹地”。
在古代,这片地区是游牧民族的栖居地。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这一游牧民族文化区与其东部、南部的中国、印度、伊朗(波斯)三大农业文化区发生交流和碰撞。古代该地区的游牧民族主要有匈奴、突厥、蒙古等,它们不时南下进入农业文化区,与属于农业文化区的国家和民族既冲突又交融。随着历史的演进,中亚地区的突厥语系和波斯语系诸民族逐渐皈依伊斯兰教,形成了穆斯林文化圈,也有其它少数民族混杂其中。这一伊斯兰突厥(波斯)文化圈与其周围的俄罗斯东正教文化区,汉儒文化区、蒙藏佛教文化区、印度文化区之间形成了断层,但界线不象巴尔干、高加索等地区那样清晰。许多个世纪以来,不同民族、宗教、文化沿着这一断层互相交融和碰撞,逐步形成了今日中亚地区各多民族国家的前身,而文化/文明断层也在交流互鉴中逐渐淡化。
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亚大陆出现了一股泛突厥主义浪潮,企图“统一”所有属于突厥语系的国家和民族。这股潮流扩展到了中亚地区,也对中国产生影响。如三、四十年代在中国新疆短暂出现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就是泛突厥主义的产物。冷战结束后,特别是在苏联解体、中亚、高加索出现了多个突厥语系的独立国家后,泛突厥主义又暗浪再次汹涌。虽然泛突厥主义组织在土耳其十分活跃,但突厥语系的中亚独立国家对这些跨国活动的政治色彩十分警惕,强调共同语源只是一种文化联系。与泛突厥主义相呼应的是泛伊斯兰主义,主张穆斯林世界“统一”,也对中亚产生了影响。其中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主张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权,以伊斯兰法治理社会和国家。塔利班曾在阿富汗尝试推行这种体制,结果以失败告终。  
进入新世纪以来,由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接连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又挑动叙利亚内战,激起伊斯兰世界的愤怒,使泛伊斯兰主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政治伊斯兰远动再掀高潮。其矛头首先指向美国和西方列强,同时向全球扩展,其中一部分力量更走向了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导致了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的崛起。在中亚,出现了乌兹别克伊斯兰运动、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远动、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伊斯兰解放党(伊扎布特)、迁移“圣战”组织(伊杰拉特)等极端、恐怖组织。它们挑动冲突、滥杀无辜的行径远远超出了不同民族、宗教、文明的差异,而是在挑战人类文明的底线。
目前,中亚各国、各民族人民正团结起来反对极端化和恐怖主义。同时,上海合作组织的稳步发展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的实施,进一步促进了各民族、宗教、文明之间的交流互鉴,使文明断裂带的负面作用继续淡化,趋于消融。
(上合组织研究中心课题组)

版权所有 任何引用与转载须标明出处 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

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邮编:200020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