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盟”对接:一带多路

发布时间:  2016-06-11  作者:  谢尔盖•特卡丘克  

中俄领导人发表的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简称“一带一盟”)的联合声明为两国合作开启了新的发展机遇。为了提高欧亚经济联盟在欧亚舞台上的声望与竞争力,必须充实其内涵和协作模式。在落实俄罗斯与欧亚经济联盟建立运输走廊计划, 并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交通项目对接时,上海合作组织和金砖国家应利用各自潜力,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一带一盟”对接面临的挑战 在实现欧亚经济联盟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对接时,需要采取深思熟虑和务实态度。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秋提出的“一带一路”宏观计划迅速变成了中国地缘政治和经济新战略的承重架构。这一创意迅速形成了组织机构和雄厚的金融基础,先后成立了丝路基金(500亿美元)和注册资金1000亿美元的亚投行。“一带一路”不仅一下子担负起解决中国内政外交的多项任务,而且同时成为多个一体化模式的重要内容,包括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东盟、欧盟,也势必会成为由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T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TTIP)实施道路上的竞争对手。
因此,欧亚经济联盟合作伙伴国采取的每一步骤都不得不考虑因其参与中国提出的经济联合而可能导致的负面后果。“丝绸之路经济带”计划是试图通过扩大对外销售市场来解决中国经济不稳定性上升的一种自然应对模式。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要努力扩大对外市场,建立人民币结算贸易区,使之覆盖俄罗斯、亚太地区、中亚、非洲、南美各国,以及中东阿拉伯国家。中国通过实施“丝绸之路”计划,以期从经济上掌控大片地域——从东南亚到后高加索。可以想象,未来在这一区域将形成国际经济一体化、金融与政治上的协作、物流与基础设施健全体系。目前这一战略还只是函盖中国国内及中亚国家和东南亚国家。俄罗斯对此十分谨慎,表示愿意开展协作,但应立足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多边机制。
莫斯科的小心谨慎并非没有道理,因为自己的“阳光地盘”是无法“出让”的。当然,实施俄中领导人关于“一带一盟”对接的倡议将为俄中合作及俄罗斯与亚太国家合作开辟广阔机遇。从欧亚经济联盟一边看,这就是筹备就绪的欧亚大陆桥基础设施项目——铁路与公路运输线、航空走廊,还有扩大欧亚开发银行下现存的项目。跨欧亚发展带计划的目的是扩大“欧洲——亚洲”铁路运输,可视之为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基础建设的一大补充,因为双方的倡议都是要建立由国际金融与产业机构参与的集束产业,特别是铁路、公路和能源项目。
丝绸之路经济带与跨欧亚发展带 跨欧亚发展带原则上是一个新的构想,它把地缘经济、地缘政治项目,与文化、金融和法律领域结合在一起。它比“地域桥梁”和“发展走廊”概念更广泛。其创新之处在于,构建现有世界经济体背景下新的社会财富共生体。其地缘政治上要求对大片区域实行战略规划和新工业开发,并在此基础上建立新型的国际关系。其地缘文化上则要求形成基于文明对话之上的欧亚世界观。从这一角度看,它将有助于用俄罗斯的方式去重新认识丝绸之路构想。它绝非仅仅是交通运输线,而首先是通过国家、宗教和文明之间的相互协作建成互联互通的宏伟基础设施。
每个一体化项目都具有其在竞争优势上的实施手段。对欧亚经济联盟而言,这就是欧亚开发银行;对中国而言,这就是亚投行。经贸关系制度互补,吸引外商投资交通、物流和基础设施,两者结合将形成现实的“无壁垒空间”,建立起连接中国和东南亚与欧洲之间的可靠走廊。因此,共同使用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拥有的制度将为实施各自计划一体化发展潜力开创机遇。比如,可以把建立统一空中空间和新的空中走廊与俄中协作开展飞机自行研发与制造结合在一起;可以把开辟内河水上道路与自建和使用船舶结合在一起;可以把建设跨欧亚交通走廊与发展铁路和公路车辆的本国制造基地结合在一起。同样,构建共同能源空间与建立共同的机器制造基地也可相结合。
中国的战略目标是建立中国通往西欧和中东可靠而安全的贸易通道。考虑到军事政治局势,运输通道的最佳走向是经过上海合作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各国地域。目前沿着这一通道已经形成了固定的集装箱铁路班列运输。经过新疆和哈萨克斯坦的公路建设已经完工,它可一直通向位于俄罗斯边境的奥伦堡地区。中国感兴趣的是,在经过欧亚经济联盟边关时,保持货物无停留运输。这一点应列为双方各级谈判和磋商的内容。尽管中俄互为战略协作伙伴,但是在东西南北运输网络格局上则是相当复杂的一门生意。中国已经在积极设法发展经中亚和后高加索的跨欧亚大陆运输不同航线。中国力求扩大其西部与外部地区市场的交通联系,这些目前对俄罗斯利益可能构成消极影响。
为此,列举以下几个项目,其对跨境运输世界市场将形成新的格局:
1.       中国西部——哈萨克斯坦——后高加索——土耳其——欧洲走廊(在很大程度上与欧洲-高加索-亚洲运输走廊TRACECA相同);2.中国西部——哈萨克斯坦——中亚——伊朗走廊(通往土耳其和欧洲);3.中国西部——中亚——土耳其——阿富汗——伊朗走廊(通往土耳其和欧洲);4.中国西部——巴基斯坦走廊(阿拉伯海沿岸港口)。对实施上述项目同样感兴趣的还有那些过境国家,他们指望因此能增加其本国交通部门的经济收入,而那些拥有了过境地位的国家则可以因此而进入交通运输服务国际市场。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在参与上述路线中的重要地位,尽管土耳其边界存在着各种军事政治紧张风险,但是近年来安卡拉还是得以顺利实施了一系列提高其交通运输竞争力的项目。2013年,土耳其开通了博斯普鲁斯海峡海底隧道,贯通了亚洲与欧洲的铁路系统,并打算继续扩大其过境运输潜力。俄罗斯位居欧亚大陆核心地域,并在经济上拥有吸引力的交通运输走廊,但是目前俄罗斯在与丝绸之路经济带“中亚过境环节”项目竞争上却处在下风,在从事国际跨境物流争夺中严重落后。
欧亚过境运输潜力 为了避免未来出现不利场景,俄罗斯应该根据以下原则作出判断。第一、过境运输是一体化巨大因素,有利于地区贸易增长、提高外来投资和实施跨境合作项目。就大多数项目而言,可以扩大与亚洲国家合作(中国、印度、韩国等),这有利于落实国家远东地区的现代化规划。第二、发展过境运输有助于提高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效率,巩固地区间的联系,保障本国领土统一,提高其产业发展潜力。根据经合组织计算,运输部门生产率提高10%将能够提高GDP增长0.8%。第三、严峻的竞争环境对服务高水平必要性和运输可靠性提出了要求,这意味着使用先进的运输工具,实行基础设施现代化(欧亚开发银行可以承担解决统一海关区内这一任务)。第四、俄罗斯远东地区应成为优先、超前发展区,首先是基础设施、交通和人力资源,把其变为国家第二个政治经济中心。
俄罗斯是“从海到海”的国家,从而将形成能够连接世界现代经济和技术发展三大极的通道。专家们认为,本世纪的头等大事将是建立欧亚大陆交通运输架构,将由丝绸之路、亚洲-北美和北极通道三大部分构成。如果一个国家具有国内高消费市场,并处在远程运输通道中间部位的话,那么将能创造经济效益,一个构成世界市场货物流通的中间国家,其出口能力将具有很大意义。俄罗斯及其欧亚合作伙伴国应乘“亚洲风”扬帆起航的另一个原因是,经过欧亚联盟地域的交通线将有助于提高亚太地区与其他地区之间的货物流通量。目前世界总产值将近60%来自于亚太区,世界运输总价估计为3-5万亿美元,并且其绝大部分是通过海上的长时间运输。东亚到大西洋的经济最佳路线总长的80%位于俄罗斯的交通运输网内。俄罗斯可以把欧亚货物运输的大部分拉向自己。在该交通系统中俄罗斯比重占50%情况下,其收入将能达到1.5 – 2.5万亿美元。可以想象,运输沿线将出现一座座规模为1.5-2百万人口的现代化城市,并减轻俄罗斯欧洲部分超大城市的负担,繁荣西伯利亚和远东人口稀少地区。然而,目前俄罗斯所提供的服务还不到欧洲交通物流服务市场潜在总量的5-7%。
俄罗斯与欧亚经济联盟确立为统一欧亚基础设施的交通运输主要环节,这将有助于拉近俄罗斯原料基地与工业地区的距离,促进广阔的远东地区产业部门和社会经济领域的发展。由此一些产业将能得到快速发展,包括:铁路、冶金、矿山、船舶制造和航行、节能技术、航天技术、天然气和木材业、电讯通讯和其它技术。欧亚交通基础设施的不同格局是俄罗斯总统提出的实现建立亚洲和欧洲和谐发展区计划的肥沃土壤。更何况,布鲁塞尔把发展欧盟与其邻国的高科技交通走廊看成是经济增长的重要组成。根据预测,欧盟及其邻国之间的地面货物运输总量到2020年将比20世纪末的指数增长一倍。交通行业将为欧盟提供GDP的10%,该行业的就业人数将达到1千万人以上。整个欧洲交通网络组成包括75000公里以上的高速公里,7800公里左右的铁路,330个机场和480个海港,其中270个是国际港口。如今,欧盟对开展与欧亚经济联盟和亚太区长期合作也表示出很大兴趣,这涉及到对交通基础设施和通讯的共同投资问题,将有利于建立不受政治局势动荡影响的稳固经济基础。(张健荣摘译)
注:本文摘译自“欧亚经济联盟及其方方面面”一文,该文发表在《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2016年第5-6月期。作者是俄罗斯欧亚一体化研究中心项目主任。本文标题及文中部分小标题为译者所加。 

版权所有 任何引用与转载须标明出处 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

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邮编:200020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