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新阶段亚信会议的发展之路

发布时间:  2016-05-06  作者:  admin  

第五届亚信国际圆桌会议工作小组报告
(上海  2016年4月22-23日)
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亚信会议”)创立于1992年,现已发展成为亚洲地区安全问题的重要对话与磋商论坛。亚信会议的主要目标和宗旨是通过多边互信及协调合作的建立,推动亚洲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为了应对日趋复杂的安全环境和不断变化的社会经济基础,亚信会议需要更加明确自身角色定位并加强机制建设。
背 景
近年来,亚洲安全环境日趋复杂,传统安全威胁仍未得到有效管控,在阿富汗、叙利亚、伊拉克、也门和朝鲜半岛,军事紧张局势仍在延续并有愈演愈烈之势。同时,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流行性疾病、难民潮、毒品贸易,水和粮食安全等非传统安全威胁也在不断升级。美国在亚太地区推动“再平衡”战略之后,亚太地区进入了大国之间的力量重新排列组合的调整期,美国、中国、日本、印度、东盟和澳大利亚等全球和地区大国都深深卷入其中。南海地区的安全局势不断升温,不仅引发了本地区安全形势的动荡,而且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复杂而紧迫的安全压力对亚洲国家提出了新的现实要求,亚洲需要一个适当且有力的地区安全架构,以便有效应对地区安全问题与安全挑战,并对亚洲地区更加安全的未来做出长远规划。然而,由于国家间严重缺乏共识,亚洲地区始终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泛亚洲安全机制,而现有的安全机制也不足以应对亚洲大陆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所带来的巨大挑战。美国主导的联盟体系无法处理很多非传统威胁,并且呈现出严重的冷战思维;东盟地区论坛已经转型成为一个对话平台,无力对任何有效的建议加以执行;朝鲜半岛六方会谈已陷入僵局;一些与阿富汗和叙利亚相关的多边安全机制则更多以议题为导向。此外,地区安全机制的缺失也反映出亚洲国家之间、以及部分亚洲国家与美国之间存在明显的认知差异。因此,亚洲各国自然也在各项地区安全问题的认知与规划上出现了明显的差异。这样的安全环境不仅造成了战略资源的严重浪费,也使得各种安全机制叠床架屋,甚至导致了本地区国家新的竞争关系。
因此,建立更具代表性和包容性的新的地区安全机制,并以此适应和协调各次区域安全机制,已经成为当前亚洲国家所面临的迫切任务。
现状与困难
    作为唯一的泛亚洲安全论坛,亚信会议在包容性和代表性上都具有独特的优势。因此,它的核心安全理念能够最好地反映并指导亚洲安全领域未来的发展。
首先,通过历任主席国的不懈努力,亚信会议已经发展成为亚洲地区最具包容性的多边安全平台。截止到2016年4月,亚信有26个成员国和12个观察员(包括国家和国际组织)。在不断扩大的过程中,亚信会议不仅没有为成员国的加入设立门槛,反而尽可能多的邀请亚洲国家成为组织的成员国,并且邀请了很多深度介入地区安全事务的域外国家作为观察员国参与亚信会议。正因为如此,高度包容性和代表性使得亚信会议不仅是一个泛亚洲安全机制,而且是亚洲复杂安全环境的缩影,这一特性使得亚信会议在处理和协调亚洲地区严重的安全问题时具有独特的优势。
其次,许多亚信会议成员国既有意愿又有能力建设一个亚洲安全合作组织,以满足地区安全诉求,既包括中国,俄罗斯,印度这样的大国,也包括一批可以在地区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的中等国家,比如土耳其、哈萨克斯坦、伊朗、巴基斯坦、韩国等。数十年来,诸多亚信会议成员国经济快速增长,国家能力显著提升,也愿意为地区安全和稳定承担更多责任。以共同利益作为坚实的基础,亚信会议在深化亚洲国家合作、推动地区安全合作方面潜力巨大。
最后,亚信会议在数十年间已经建立了坚实的制度基础,为今后的逐步升级发展铺平了道路。20多年来的发展,尤其是最近十年的发展,亚信会议已经建立了峰会,外长会议,高官会议和特别工作组等机制;同时制定了关于其任务、愿景、运行机制和架构的基本文件。亚信会议还与一些地区和国际组织签署了合作协议,例如欧亚经济共同体和上海合作组织。
尽管亚信会议有诸多理由进一步改进与升级,但其发展仍面临很多困难与挑战:
第一,亚洲国家之间依然缺乏共同的“亚洲意识”或者“亚洲认同”。亚洲安全环境在本质上仍然十分复杂和敏感。几乎所有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安全问题在亚洲均有体现。欧洲各国在文化与宗教起源上十分相似,而亚洲则更多是一种地域上的概念。在亚洲这块广袤的土地上,各国在地缘环境、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意识形态、历史发展上千差万别,寻求亚洲认同本身就已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接受一个亚洲共同体的概念了。
第二,以美国为首的同盟体系在21世纪继续发展变化,而亚洲安全的宏大架构似乎还远未成型。亚洲安全的双重结构正日益清晰,极大地影响了亚信会议的未来发展。在某种意义上,此种双重结构是亚洲海陆分离旧秩序的非正常延续,反映了冷战的特征。亚洲安全形势近年来不断恶化,但是这种双重结构却呈现进一步加强的趋势。如何应对这种双重结构将成为亚信发展过程中的一项重大挑战。
综上所述,亚洲独特的安全环境需要一个更包容、更活跃的亚信会议,而亚信会议也需要建立更加完善和有效的制度,使其在亚洲安全体系中的作用最大化。
前景展望
20多年来,亚信会议已经发展成地区安全领域中的一个最具代表性与包容性的泛亚洲机制。为了满足亚信会议成员国的期待,作为轮值主席的中国已经做出了更大努力,通过兑现亚信峰会上的各项承诺激发亚信会议的活力,包括组织召开2015年5月份的亚信会议非政府论坛和8月份的亚信会议青年理事会第一次会议。这些活动有助于在亚洲区域和域外扩大亚信会议的知名度与认可度。但应该看到的是,目前亚信会议对于亚洲安全议程的整体影响力仍然比较有限,要完成既定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第一,除了形成亚洲意识和认同之外,亚洲需要建立命运共同体意识。亚信会议需要为建立这样一种凝聚亚洲各国的命运共同体意识而努力。经济的繁荣和稳定的地区环境等可能成为凝聚亚洲各国的粘合剂。各方应当认真考虑为这一可能性,并出台配套的、能为各成员国接受的详细路线图。
第二,亚信会议应当加强自身能力和制度结构的建设。在机制建设方面,亚信会议仍然存在不少短板和缺陷。亚信会议秘书处和其他现有行政机构应当是经费稳定和人员充足的机构,应当赋予亚信会议秘书处督促“互信机制”落实情况的职权。亚信会议还需要增加工作会议和专家会议的频度、并设立更多高级别会议机制,比如国防部长会议、公安部长会议和其他涉及国内与国际安全议题的会议机制。为了提高成员国应对和解决亚洲安全问题的能力,亚信会议还需要充分利用各种制度安排建立一个多层次和多领域的网络。应该认真考虑建立地区分会和支点国家的意见。为了更好应对地区风险,亚信会议可能还需要建立危机管理与处理机制。
第三,在推进完善与升级的过程中,亚信会议不仅应当关注大国的作用和责任,也应当充分发挥中小国家的愿景和创造。理想中的亚信会议应成为能促进中小国家最大程度发挥其相对优势的国际机制。这些国家有其诉求和优势,可以为大国增强亚信会议影响力的努力而增益。因此,应当将各种不同的意见整合为共同的愿景,为增强亚信会议框架创造合力。
第四,全体亚信会议成员国应当进一步明确亚信发展的目标与任务,并且在地区安全领域培育共同的亚洲意识。尽管成员国对于是否应使亚信会议朝着欧安组织方向发展的问题上没有共识,但在官方与非官方轨道上同时讨论这一问题现在正当其时。本次圆桌会议将把这一议题当作我们今后的研究对象,并将研究成果与亚信会议和相关政府共享。
最后,智库可以在亚信会议发展与升级过程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亚信会议成员国的智库对于亚信会议所肩负的任务与责任的理解更为深刻,也应该进一步为促进亚洲的和平与繁荣贡献更多的理念与研究成果。同时,成员国的智库应当进一步加强与域外智库的合作,以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因此,我们呼吁亚信会议与智库间更紧密的合作,尤其是亚信秘书处与亚信圆桌会议之间的合作。

版权所有 任何引用与转载须标明出处 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

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邮编:200020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