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转向亚洲,北约往何处去?

发布时间:  2014-12-18  作者:  克里斯蒂娜•林  

8月15日,《亚洲时报》有一篇文章的题目是《伊斯兰国的触手伸向了中国》。本周早些时候,《南华早报》发表了一篇文章《伊斯兰国“现在计划在亚洲发动恐怖袭击”》。7、8月份,一系列文章警告了伊斯兰国在亚洲的扩散。
在全球化的时代,恐怖主义迅速扩散,不管国界。伊斯兰国正和美国一起转向亚洲。安德逊先生(Paddy Ashdown)在《卫报》上说,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战争“是地区战争,可能扩散到全世界。很多伊斯兰国的战士是外国人并非偶然——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不是阿拉伯人。” 伊斯兰国的战士据估计有1万人,其中3千人持欧洲护照,还有从美国、俄罗斯、中国、中亚和东南亚去的人。《日报》(Hurriyet说,伊斯兰国还有1千多名土耳其战士。
现在西方都在报道中东的巴以冲突,很少有关于亚洲恐怖主义的报道。但是,亚洲确实面临着“圣战”威胁。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人口近2.5亿,其中超过87%是穆斯林。印尼是伊斯兰国的首要目标,其国内有很多恐怖组织,最突出的袭击是2002年基地组织分支伊斯兰团(Jemmah Islamiyah)进行的巴厘岛爆炸。对印尼、东南亚、美国、欧洲和其他地区,主要的危险是“圣战校友们”返回祖国计划袭击。前负责情报与研究局的助理国务卿戈德伯格(Philip Goldberg)大使说:“伊斯兰国曾在叙利亚进行圣战,现在返回了伊拉克老家,带着很多外国战士,包括东亚、美国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这是个麻烦的时刻。”确实,2002巴厘岛爆炸案的关键圣战者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阿富汗老兵,在菲律宾直接接受了“摩洛伊斯兰解放前线”的训练。菲律宾还有一个基地组织分支,叫阿布沙耶夫(Abu Sayyaf),其窠穴在棉兰老岛。该岛居住着1千万穆斯林。该组织在菲律宾和马来西亚进行了血腥的袭击和绑架,其成员在巴基斯坦和沙特的伊斯兰学校被极端化了。
伊斯兰国的威胁正在转向东南亚的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柬埔寨和印度尼西亚。这些国家里有成千的极端分子公开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悬挂其旗帜、出售其T恤衫,在清真寺里公开招募圣战者。印尼圣战者的物品出现在伊斯坦布尔,那里有个伊斯兰国的礼品店,卖西式的T恤衫、兜帽上衣、棒球帽,把伊斯兰国作为了一个全球“恐怖品牌”。印尼的零售商Zirah Moslem特别推销“伊斯兰风格”的衣服,包括亲哈马斯、塔列班和胜利阵线的产品,上面印的口号从“为生命参加穆斯林游击队员”到“我爱圣战”都有。8月之前,虽然进行恐怖袭击会判死刑,但在印尼参加外国圣战团体或为其募捐是合法的。但是,鉴于民众迅速极端化,印尼政府8月开始禁止伊斯兰国及其劝人皈依的宣讲。
恐怖主义也转向了中国的新疆、日本和韩国。7月4日在摩苏尔,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要全世界的穆斯林对他效忠。他说:“在中国、印度和巴勒斯坦,穆斯林的权利被剥夺了”。他还提到了一些其他国家和地区,但他最先提到的是中国。韩国和日本也面临着恐怖威胁。2003年,日韩和其美国盟友一起参加了伊拉克战争。基地组织威胁要袭击美军在这些国家的基地——日本驻有5万名美军,韩国有2.85万美军。那年11月,两名日本外交官在伊拉克北部被杀。到12月,日本向伊拉克部署了1千名自卫队员,韩国则部署了2千8百人,是美英之后第三大的部队。
北约今年要从阿富汗撤军,在是否要保留北约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合作和伙伴关系—50个国家的军人为了一个共同事业而战—上还存在争论。今年5月,北约国防学院在温哥华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北约是否应和美国一起转向亚洲,升级和亚洲伙伴国(日、韩、澳和新西兰)的合作安全。6月,就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建立起了一个圣战国家,给北约成员国和伙伴国提出了一个新的议题。北约现在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面临着军费紧缩、内部分歧、和俄罗斯的对抗,其南部又出现了一个正在扩张、杀戮的圣战国家。北约必须决定该怎么办。欧盟部长讨论了是否要武装库尔德人、还是只进行人道主义救援。虽然德国对向冲突方出口武器有限制,德国外长已决定加强德国的行动。他说:“欧洲人不能只是称赞库尔德安全部队多么英勇。我们也需要首先做点事来满足基本需求。”
华约已经解体了,而北约度过了65年,因为这不仅是一个基于利益的联盟,也是一个基于价值观(如人权、人体自由、法治)的联盟。在北约峰会上,面对在中东、东亚、美国和欧洲处于上升状态的伊斯兰圣战主义,北约及其盟友需要决定是否要站出来保卫自己的价值观。 (克里斯蒂娜·林撰写,李小鹿摘译)

版权所有 任何引用与转载须标明出处 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

地址:上海市淮海中路622弄7号 邮编:200020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